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一个被骗情妇的悲惨经历(图)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2-16 00:32:25  

  刚认识他,我就成了他的情人

  2002年冬天的时候,刚刚24岁的成霖(化名)自己已经有一个工程队了,而和他同岁的我还只是一个外地到沈阳打工的建材业务员。成霖的自信和帅气深深地吸引了我,和他认识的那一瞬间,我的眼神再也没丽从他的身上移开。

  成霖是南方人,当初刚到沈阳时,他也是靠做力工糊口,几年之后就自己做了老板,这样的经历让我对他的能力极为钦佩,在我曾经交往过的男人中,没有一个像他一样年轻优秀的。和他认识的第二天,我主动到他的工地去找他,约他晚上一起去吃饭。那天晚上,我们聊得很开心,成霖是个很懂得哄女人开心的男人,后来分手时,他主动约我出去唱歌。

  第三天,他果然带我出去唱歌了,和我们一起去的还有他两个朋友。那天他当着两个朋友的面吻了我,还说我是他的女朋友。他的主动让我十分意外也十分开心。我一边暗自高兴,一面偷偷地打量眼前这个刚认识几天的男人。他看上去像个“三不男人”:不主动,不拒绝,不负责。我能感觉得到他的危险,他不可能只有我一个女人的。我知道我应该离他远一些,但是我还是没能做到。在认识他的第六天,我和他睡在了一张床上。

  那次,他说他要回南方的老家过年,为了留住他的心,在他走的前一天晚上,我答应了他提出的性要求。当我躺在床上看着他慢慢靠近我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害怕了。我告诉他我还是处女,他愣了一下,然后认真地对我说:“那你以后就是我老婆了。”

我能听出他在敷衍我,我们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,对彼此还不是完全了解,根本不到谈婚论嫁的地步,但是那一刻,他的话还是轻易地融化了我渴望爱的心。

  那夜,醒来后的他不经意地说自己早有了一个相处半年多的女朋友,这话对我来说简直是最大的羞辱,我不知道他将我置于何地。半夜,我起身去卫生间的时候,听到他在给一位老乡打电话,我听到成霖说:“她还是个处女呢……”当时,我想我开始后悔了,但是一切也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第二天中午他就乘火车回家了,他说看不得女人的眼泪,坚持不让我去送他。第二年春天,他回来没多久,就和他的女朋友结婚了,而我则成了他的情人。不想做情人,却已经无权选择了。婚后,成霖的老婆看他看得很严,成霖偶尔才会有时间陪陪我。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地下情人。我不喜欢这个角色,更不想一个人承受没人陪伴时那种孤独寂寞的滋味。我想要一个真正能依靠的男人……

  我又一次被欺骗了

  建材公司老板的弟弟刚刚离婚了,在他猛烈的追求下,我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。其实我对他不太感兴趣,但是这个男人对我不错,我想要的东西基本都能从他那里得到满足。女人总是这样的,只要有一个男人愿意陪在她身边呵护她就足够了,即使他离过婚,有过孩子又能怎么样呢?

  我以为这段新的恋情可以让我受伤的心得到安慰,可现实再一次令我失望了。有一天,我看到他手机上有个女孩子给他发来的暧昧短信,当我拿着手机质问他的时候,他终于承认,那个女孩子就是他和他妻子当初离婚的导火索,如今,这个女孩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了。

我又被欺骗了,在这场恋情中,我仍然扮演了一个情人的角色。和上次一样,我没反抗就选择退出了。我已经遍体鳞伤了,惟一能做的就是别再让其他的女人受伤害,而且也没有必要为这样的男人去争夺,反正结果终归是不会幸福的。

  就这样,我又回到了做成霖情人的状态,没有属于自己的男朋友,但却是一个有家男人的情人,过着自己一直不想过的生活。但我仍然没有放弃,我相信,真爱一定会有的,只要有人还愿意试着爱我,我就不想错过。

  去年过新年的那天,朋友介绍了一个男孩给我,人不错,就是条件差了一些,但我不在意。在我们交往了几个月之后的一天,他委婉地向我提出了性要求,我拒绝了。他问我是嫌弃他穷还是怕别的什么,我坦白地告诉他,我已经没有了第一次,我不能,也不想再拿身体赌幸福了。之后他默默地离开了我,再后来我听说他其实有个非常富有的家,他是想出来找一个不贪图钱财的纯洁女人的。

  他的自私让我明白,一切都该结束了

  感情上的遭遇和空虚让我很灰心,我决定远离沈阳这个伤心地,于是我去了在农村的妹妹家。妹妹很关心我在沈阳的生活,当我把自己的遭遇讲给她之后,她说感觉像是在听故事。事实上,我在讲的时候也觉得不可信。这一切真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吗?

  就在我努力想忘记这一切的时候,一个更残酷的事实摆在了我的面前:我怀孕了,是我和成霖的骨肉,而成霖是不可能要这个孩子的,我非常清楚。

  不得已之下,我又回到了沈阳。在医院里,医生说我有严重的妇科病,就算不要孩子也得先把病治好。我有些绝望了,因为我已经没有工作了,还要交房租吃饭,我根本没有治病的钱。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我把怀孕的事儿告诉了成霖,成霖对孩子的事儿只字不提,却在电话里大声质问我为什么会有妇科病,我听出了他声音里的恐惧,没再多说,我挂断了电话。那一刻,我终于认识到了这样一个现实:没人能帮我了,一切只能靠我自己。

  怀孕第54天,我冒着纷飞的大雪出去找工作,一上午我去了两家饭店面试,可人家都说我没经验。尽管如此,我依然坚持着去找新的工作机会,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挣到钱去治病,然后再把孩子做掉。

怀孕第65天,因为妊娠反应厉害,早上吃的豆浆和馒头都吐在了公共汽车上,在满车人讶异的目光中,我逃下了车。站在寒风中,压抑已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,但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可怜自己了,我回去换了件外套,然后出门接着找工作。

  怀孕第82天,我只吃了一顿饭,肚子比以前大了很多。医生说孩子太大,药物流产已经不行了,必须做人工流产,那需要更多钱,可我没有。无奈之下,我又回到了妹妹家,在农村的一家小诊所里,那个大夫说吃药就能把孩子弄掉。我咬着牙把大剂量的药吞了下去,然后,肚子像撕裂了一样地疼。我足足在炕上折腾了两天,终于把孩子打了下来。看着那个全身是血的小生命就这样离开我的身体之后,我昏了过去。

  在妹妹的精心照料下,我很快好起来了。一周之后,我执拗地再一次回到了沈阳。妹妹家也不宽裕,我不能拖累她,我仍然要接着找工作,努力赚钱养活自己。当然,我还希望能找到一个不计较我过去的好男人,然后跟他结婚成家。我不会告诉他之前发生的一切,因为我自己也打算把所有的痛苦过去全部忘掉,毕竟我还要接着往前走。……

{蜘蛛链轮}
 
  • 下一篇: 1
  • 上一篇: 1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